付兵凯鸿篇:百年老胶片相机焕发青春活力看看他的玩与悟道
栏目:行业动态 来源:爱体育 作者:爱体育 发布时间:2022-04-14 20:25:00
付兵凯鸿篇:百年老胶片相机焕发青春活力看看他的玩与悟道

  这是好友付兵凯先生玩胶片相机的体会,目前他已经收藏300多台老相机,他的收藏不仅仅是藏,还在乎用,一方面对拍照乐此不疲,另一方面把领悟摄影原理运用到他们开发研制的汽车电子影像中去,目前他们兄弟控股的汽车电子后视镜研发企业属于国内领先,有多项专利问世......

  1886年,伊士曼研制出卷式感光胶卷,即“柯达胶卷”,结束了用湿漉漉的、笨重易碎的玻璃片做照相底片的历史。

  百年胶片相机被数码相机冲击的逐渐被人遗忘,逐渐成为一种收藏纪念品,繁华的都市已难觅胶卷冲印店的踪影。

  这个问题估计大多数人会摇头,90后对胶卷相机可能还有一丝印象,00后从记忆中应该就在数码相机拍摄中成长。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本文讨论话题, 今天想聊聊自己用胶卷相机的感受,17岁那年有了自己的第一台胶片相机,拍了不少照片,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还是追随潮流放下胶卷相机,换上新潮的数码相机。

  数码相机带我进入一个新天地,色彩、图像清晰度都比胶片好太多了。最关键的是不再受光圈、快门、感光度的约束,可以发挥的空间感觉一下子无限大。

  这些年数码相机也买了多台,随着年龄的增长心里始终不能忘掉胶卷时代拍摄的乐趣,加之与自己工作内容有关,对胶卷相机越来越喜爱不能自拔。

  几年间收藏了三百多台各式老相机,这些相机大多都能工作,我常利用闲暇时间去拍摄一些照片体验老相机的魅力。

  本文将分为6个段落介绍已经拍摄过照片的相机,正在拍摄中的相机和准备试用拍摄的相机;

  1.德国蔡司牛眼、蔡司hologon、蔡司干板、潘太克斯II、超级巴尔达、福伦达至尊、禄莱立体相机

  上世纪50年代末,为应对敌手雄霸市场蔡司调集精兵强将不惜血本,创一款最精良的135单反相机。

  1958年Contarex Bullseye应运而生,这是一部集合1100个零部件,采用当时最好的材料,迄今为止加工工艺最好的单反相机,全金属,全机械,全手动。

  Contarex Bullseye国内称为康泰瑞克斯“牛眼”,它是ZEISSIKON公司向世界证明自己在相机、镜头制造业中占绝对领导地位的代表作。康泰瑞克斯“牛眼”1958年面世,由于它“脑门”中间那只巨大的硒光电池测光表使它获得“牛眼”的雅号,后来又被赋予了“独眼龙”的大名。

  蔡司也确实借此完成了凤凰涅槃的壮举,据说Zeiss有几年超越Leica,还是Contarex的功劳。那时Contarex的昂贵程度是一个美国工程师一年的工资才能买得起,即使当下Contarex依然是昂贵和超高品质的象征。

  Contarex系列镜头和福伦达的APO-Lanthar系列镜头采用同样的玻璃生产,为当年的顶级光学产品。

  下图是北京袁伟老师测量的Planar50/2与福伦达镜头辐射量对比照片,充分说明当年蔡司牛眼镜头采用了放射性元素提升镜头品质。

  正是因为Contarex Bullseye设计复杂用料十足,零部件数量繁多组装工艺复杂成本居高不下,被日本尼康的F系列低成本打的晕头转向。

  Contarex Special于1960年出现,可更换腰屏、眼屏取景器,相机的操作方式同前一个型号一致但没装有测光表,该相机保留了“独眼龙”的可换后背功能。

  此款相机产量稀少,据说当年只生产了三千多台,二手相机市场价格是Contarex Bullseye的几倍,沈阳武老弟割爱转手给我一台。

  德国Contax照相机代表着最精细的工艺和设计创新,可以说Contax铺平了现代单反机的大道。

  1966年,蔡司工程师埃哈尔·格拉策尔巧妙设计了包括两片几乎半球形前后镜片(前组镜片要大一些),中间以一个球形镜片相连,与前后镜片接触非常紧密的镜头,正是中间这个葫芦状的设计节省了光圈。

  Hologon结构最牛的是基本无畸变,但为了降低畸变牺牲了其他方面表现(光圈、暗角等),可以想象在胶片时代这颗镜头是有多牛逼。放眼数码时代,畸变通过软件矫正可以很轻松解决。

  Hologon正是中间这个葫芦状的设计节省了物理光圈,使其永远成为固定f8光圈,这个看似简单无比的结构,最终却证明是留给制镜工人的恶魔陷阱。工人们被要求在坚硬的高折射玻璃上研磨出细小的镜片形状和达到物理极限的镜片曲率,结果造成了大量的废品和工人们不断地抱怨。

  镜片磨制良率、三片镜片光轴的中心点极难对准,组装时的成品性能良率又是制约这颗镜头批量降本的一大因素。当年这颗镜头在相机行业可以说是天价般高不可攀。

  hologon f8/15mm装在Zeiss Ikon生产的固定式卡口的特殊照相机上,对焦于超焦距位置景深从0.5m延伸至无穷远。Hologon镜头以极广角和最高级的畸变纠正而闻名,这款相机生产了7000多架后被停产。

  莱卡曾采购此款镜头生产为M口搭配自己相机销售,目前二手市场售价单颗镜头8-12万左右。这颗镜头同样标注了蔡司生产,充分说明莱卡并不是只卖了自己品牌,没有蔡司的背书没人愿意为这颗神一样的镜头花昂贵的费用买单。

  同样一颗镜头因为莱卡的知名度与当初的装机数量致使二手市场与蔡司这颗原厂镜头竟然有4倍以上的价格差别,这种差异在相机收藏领域很正常,同厂家同规格镜头因为供给不同相机生产商,卡口不同价格相差甚远。

  徕卡迷有个好消息,北京周总(周八玉的制造者))历时两年攻坚复刻了这颗镜头,经过多名资深摄影爱好者测试与原厂指标近似,大家可以购买到当年神镜hologon f8/15mm超广角素质的复刻镜头。

  我这台相机没有中灰渐变镜,照片中心边缘暗角较严重的,建议购买此相机一定要配上中灰镜。

  f8的光圈在室内拍照操作还是有困难的,快门过慢拍摄人像会糊掉,保证安全快门曝光会不足。

  以上三款蔡司相机的胶卷后背可以互换可玩性很高,可以用不同感光度、色彩的胶卷在不同相机上拍摄。

  德国巴尔达公司的创始人是马克思·巴尔德维克,它是一位精密机械高级技师,1908年7月1日,在德国中东部精密机械和光学名城德累斯顿(Dresden),以马克思 · 巴尔德维克名字谐音命名的巴尔达照相机制造工厂正式成立。

  Balda的一项独创性是将相机出售给许多其他公司以自己的品牌转售(今天称为OEM)。

  当初在网上第一眼看到这台老相机就被他镀铬外壳和黄斑联动、梅耶Trioplan f3.8/10.5mm 镜头、120胶卷6*9片幅迷住了,但当时这个品牌不在我收藏范围价格还挺高,为此一直纠结。

  查阅资料发现这位创始人是精密高级工程师,且第一个开创了相机行业OEM,这两点让我非常感兴趣,于是买下了这台1938年产的超级巴尔达,收到相机后发现其精良的做工和机械结构设计非常棒,对创始人马克思·巴尔德维克崇拜敬仰之情倍增。

  接触这台超级巴尔达后深深被这家公司的机械设计和制造能力倾倒,接连买入两款135超级巴尔达,这两款相机的外形设计精美,用料扎实做工精良,相比同年代的蔡司、福伦达我个人觉得有超越之处,与巴尔达创始人是精密机械高级技师职业基因分不开的。这也是当下投资人尽调公司创始人背景的关键因素之一。

  2021年4月参加武汉理工校友会第一次用福伦达至尊,曝光没有掌握好照片曝光不足、估焦不准。

  禄来的6*6双反相机主要分为Rolleiflex和Rolleicord两个系列。标识刻印在相机前面板的顶部。Rolleiflex反映禄来相机真正水平的高档系列,Rolleicord为Rollei相机的平民版本。

  禄来花脸猫虽廉价但不一般,设计“科德Ⅰ型”相机的目的是生产成本较低,多数人买得起的“经济型”相机。但“科德Ⅰ型”相机的出现并没有达到预期的销售成绩,原因在于该机在机身外表的贴饰上不是采用软质皮革而是选用黄铜薄板,经冲压加工成横竖相间的网格斑纹,斑纹又分别作了喷黑和电镀处理。如此复杂的工艺制作成本难以下降。

  因为售价高脱离产品设计初衷,禄莱立即启动改进版设计降本。采取三项措施降低成本;一、由天塞f/3.8(4片3组)镜头,改为f/1:4.5(3片3组)镜头

  二、基本保留“标准Ⅰ型”相机金属机身结构和外形,双镜头中的Heidoskop取景镜头口径由“标准1型”的1:3.1改为1:3.8

  三、取消光圈与快门联动结构,光圈和快门数据显示按传统直接显示在摄影镜头两侧边,由拨钮分别调控,通过不同的视窗表现出来

  基于禄莱产品定位作为收藏还是以Rolleiflex为尚品。我在实际使用花脸猫拍摄时因为没有遮光罩画面炫光严重,画质不锐,灰阶层次差。

  1920年,曾在福伦达公司担任生产主管的福兰克和海德克创的Franke & Heidecke在德国的不伦瑞克成立了。这家日后在双反相机界叱咤风云的相机制造公司一开始生产的却并不是双反相机。

  为了让新成立的公司快速运转起来,公司的创始人福兰克和海德克决定生产当时非常流行的立体照相机,这种照相机有两个镜头组成,一次可以让两张胶片同时曝光,再通过专用透镜观看两张一组的照片,就可以看出3D效果。

  福兰克在福伦达工作了解到此款相机并未申请专利,于是首款相机几乎照搬福伦达的设计,后来改款为可以使用120胶卷的相机一举打败福伦达立体相机占领市场。自此和福伦达结下难解的冤仇,此后的故事很有意思读者可以查阅相关资料阅读此处不展开讲述。

  立体相机的镜头设计相比旁轴、单反素质要好。福伦达这款相机采用了蔡司天塞镜头,这颗镜头实际拍摄下来与其他采用此焦段的天塞镜头素质好很多。

  我将其中一个镜头用盖子遮住,拍摄完一幅画面以后,不卷片,再使用另一个镜头拍摄下一张照片,等两张照片都拍完了再进行卷片动作,于是立体相机变成6*6单片,比双反相机好操作成像质量高,下图两张照片就是这样操作拍摄的,可以与我那台哈苏503CW拍摄的照片媲美,放大100%无颗粒非常细腻。

  哈哈,如果用立体相机拍摄6*6单片就不划算了,这台立体相机价格和一台Rolleiflex2.8接近了。

  老立体相机手动过片容易发生叠片、光圈小室内拍摄容易曝光不足,必须养成过片记录习惯+三角架解决问题

  请把手机竖过来看立体照片,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双眼盯住屏幕,两眼焦点形成“斗鸡眼”就会看到立体图像。

  左起王稼丰先生、刘杰先生、仝冰雪先生、洪顺华先生、路万江先生(富士反转片拍摄)

  非常喜欢这台立体相机,它拍出的照片锐度高、色彩浓郁,立体效果突出,每张底片60*60mm,一卷120拍摄6组12张照片。

  “除非不玩相机,要玩就玩哈苏。我知道好相机牌子很多,好相机很多,我也知道应当针对不同的要求挑选不同的相机,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尼康太多的人知道,潘太克思又不被理解,只有哈苏从外形到底片都‘与众不同’,才足以衬托我等时尚人士的身份。至于拍得好坏—谁关心呢?”

  此话虽说对哈苏相机有调侃有虚荣的面子因素,在摄影器材购买有一分钱一分货,十分钱买十分货的说法,我用哈苏拍的片子很满意,画质、色彩、清晰度没得说。

  蔡司给哈苏做了最好的光学镜头,哈苏做了最好的机械结构组合为顶级相机。蔡司成就了哈苏,哈苏给蔡司带来无限荣耀与利益。社会大分工就是各自做精/做专、相互资源互补才能做出精品,而不是当下企业一旦有点成绩立时侵蚀上游供应链、做下游产品整合,立时就想整个产业链通吃做成行业巨无霸。

  这款相机除了拍摄单张成本高、携带不便,估焦外我看都是有点,画质好,宽幅又看电影般的感觉。

  摇头机拍摄利用镜头旋转狭缝曝光技术,用了镜头成像最好的中间部分,拍出的片子锐度高,细腻,除单张拍摄成本高、携带不方便外没毛病。

  苏联地平线宽幅相机,技术实现路径不同相比哈苏XPEN有畸变,但价格只有十分之一不到还是很吸引人的。

  日本相机在60年代崛起后一举让相机价格更亲民,诞生了尼康、佳能、宾得、奥林巴斯、美能达、柯尼卡、理光、玛米亚……等品牌相机。

  我手上日系相机不多佳能、尼康、理光、奥林巴斯、宾得都有但数量少,这台佳能F1使用下来手感、操控感觉不错。

  第二、三、四张照片用F1+20F2.8 SSC拍摄,个人感觉比同年代、价位德系相机成像好。

  原来有一台索尼A7s像素低了点,遂购置一台A7r4 6000万像素相机,我一直用老手动镜头转接使用,自己也没有感觉因为抢拍失去机会。如果要参加人员流动频繁的活动会用我那台尼康D800搭配大三元,但很少用到了。

  数码相机优点很多,宽容度、对焦、高像素、及时性、RAW格式后期的可操作性等等都比较胶卷方便、快捷。

  胶片成像画质与数码最终输出产品虽然都是照片,但拍摄中参与度不同,胶片相机全部是手动操作,光圈、快门、胶卷感光度都要自己凭经验控制,而数码相机有M档,大多数人还是用A/S档为多,过程参与度相对胶片机少点。

  用胶片拍摄会去思考更多问题,很珍惜的按下快门对提升自己摄影水平帮助很大。拍照花的代价不同,对照片的重视程度也有所差异。

  如果非要用胶片机和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成像比较,胶片机拍摄毫无优势。即使光线充足照片成像质量很高,和高端数码相机拍照比还是有差异。

  玩胶片拍摄多是情怀和尝试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彰显自我,用不同于数码照片的一种色调和缺陷美记录时光变化。

  用胶片拍摄最大受益是自己急躁的性格有改变,比如用数码相机拍摄一张照片马上就想看到效果,最初用胶卷拍摄也是这种想法,甚至很毛躁的尽快拍完一卷去冲洗,有时甚至拍到一半就去冲洗了。

  而现在再重要的照片没有拍完整卷也不会着急冲洗,一定等拍完再去冲洗,不赶时间也能耐住性子。

  用胶卷相机还是用数码相机拍照没有定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个人喜好而已不用争论是非长短,玩得高兴开心就好。

  爱好需要知识,购买相机、了解相机需要大量检索资料,期间看到这些老牌公司的兴衰案例,感慨中学习经营管理,从其技术研发、战略方向的成功、失败路线中提升自己思维认知。

  1. 沙姆定律应用在汽车摄像机固定计算制造,矫正景深、透视,从图像采集端获得优质图像降低SOC的运算能力、降低功耗减少温升,提高安全降低成本。

  2.受数码相机拍摄场景模式启发,建立车载摄像机ISP数据库,避免出现特斯拉摄像机单一不能候适应全天候,多地域的图像问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